与栖

. 懒扫花前雪 温酒枕书眠 .

回到顶部 1 2 3

想念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。

你眼中的世界

想认识一个褪去精致妆容,面容素净的你

想看到一个脱下9cm高跟,换上柔软拖鞋的你

想感受一个收起职场姿态,轻松邻家的你

我已经熟知你的精致与繁华,

现在只想看一看那些浸润了柴米油盐的风景。


等一阵风。

等来年的夏。

 @★.Pluto 

夏天消失在蝉声的尾音里,

记忆变得模糊暧昧。

画面重叠交接,

只剩下水手服的蓝,树荫的绿和西瓜的嫩红。

 @★.Pluto 

霜降过后,长沙立竿见影的降温了。

倒是很喜欢这种天气,秋初的燥热一扫而光,爽朗的凌厉起来。

过渡季总是很有办法,能讨巧的让你忘记对盛夏的意犹未尽。

裹了纱一般的阳光,配上带着凉意的秋风,不会太过热情,也不至于冷淡,似远似近的,让人从散懒的状态清醒过来。


想起之前在飞来寺看雪山的时候,也是这样舒服的好天气。衣服带的少了,只能披上从丽江匆匆买的披肩,雪山顶倾泻的风把流苏吹得猎猎飞舞。对着雪山坐在平台的秋千椅上,被微暖的阳光晒着,一个人能静静的想很多事。


那个时候颇有点老成的想,大抵浮生半日闲,也就是这般美妙吧。


安静的腾升与温柔的坠落

印象中最深的流星剧情,是《哈尔的移动城堡》中苏菲被戒指指引回到哈尔与卡西法签订契约的时刻,无数流星牵着长长的尾线从天空滑落,落在地上的时候叮的碎成细密光芒。

【花羊】停云时雨(五)

(五)

       鹅毛大雪断断续续的下了足足三天。天地苍素,连几尺开外的竹栅栏都被掩埋得只剩一排光秃秃的尖叉。拜大雪所赐,留守与被困的两个人哪里都不能去,只能窝在这巴掌大的院落里。

       秦墨倾倒也自在,在纪子晏书房里挑几本书,点了烛灯就能看上一宿,白天闲来看看飞雪,煮茶论棋,一点落难的意识都没有。反倒是纪子晏,多了一个人陪伴的封山时日,却有些微妙的不适应起来。...


【花羊】停云时雨(四)

(四)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雪也没有停。纪子晏清晨出门练剑的时候,生生被及膝的积雪堵在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 “都道华山五峰终年飞雪,入冬更是人迹绝踪。秦某初次领会,不想竟是这般天地倾覆的势头。”秦墨倾抄了手从里屋出来,站在檐下看着无语的道长,又补了句,“当真叹为观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纪子晏抬头瞥了他一眼,这人昨日半夜前来,简单表明身份后便道谢入住客房,今早一见,孤峰落难却毫无紧迫感,一副...

【人妖国度一】曼谷初印象

对泰国的印象其实是很泛泛的。

鬼片超恐怖。

养小鬼。

到处都是佛像。

有一部很出名的基片。

人妖的国度。


今年年初因为《冰雪奇缘》而去看了同公司制作的《长发公主》,对里面万人天灯的情节印象深刻。上网查了查发现取材于泰国11月份的天灯节,进而搜了相关的游记和资料。于是对泰国的印象又增加了几条:

东西超便宜超好吃吖,

铺天盖地的热带水果,

万人天灯简直就是电影里面的景象,

清迈是文艺青年必去的地方,

拜县简直后来居上。


于是,想要去旅行的地点又多了一个。因为护照问题没赶上今年的水灯节,可兜兜转转今年还是去了泰国。虽然是跟组织走,不过也不妨碍粗略的体验一下风土人情...

旅游,暂停更

©与栖 | Powered by LOFTER